欢迎访问最好的毕业论文网!www.osmsg.com
论杨绛《洗澡》中的男性形象

论文作者:国学论文
发表时间:2016-12-7

摘 要:杨绛的长篇小说《洗澡》以解放后知识分子第一次思想改造为背景,描写了知识分子面临思想“洗澡”的芸芸众生相。小说中塑造了众多性格各异的男性,这些男性形象渗透了作者对于当时社会时代的独特体悟以及人生智慧。
  关键词:杨绛;《洗澡》;男性形象;人生智慧;现实意义
  翻开浩瀚的历史画卷,在以男性为主的传统社会结构中,与女性相比,男性始终占据着优势地位。对于男性社会地位的认同感,反映到的文学作品研究中,便是生发出很多研究女性心情、女性形象的文学研究作品,特别是在女性形象较多的文学作品中。而杨绛先生的《洗澡》却是通过塑造一批神态各异、性格复杂的非主角的男性人物,来承载反映那个年代人情世相的特殊作用,绘构出了一幅丰富而生动的世俗风情画。
  《洗澡》用苏锡方言写成,集谦逊豁达的智慧为一身,以其大巧之朴的语言传达出历经沧桑的人生智慧。杨绛起初是作为“钱钟书的夫人”而为众人所知,但先生本身也出自书香世家,受过高等教育,熟悉知识分子,因此小说按照人物自身的内在发展而铺设情节。[2]在不在长的篇幅里,描写了许多栩栩如生的人物,如:许彦成,姚宓,杜丽琳,余楠,宛英,朱千里,罗厚等,惟妙惟肖地刻画出了那个年代的知识分子的群像。
  最可爱的男性形象――罗厚。他是姚宓的大学同学,从小跟着颇有地位的舅舅长大,但做人做事却极其低调。小说里他总是说要娶个能和自己打架的粗婆娘,但这只不过是他为了在外人面前掩饰自己内心喜欢姚宓的一种遮掩措词。他关心姚宓,肯替她做事,并且无微不至地照顾她的家庭,即使在发现姚宓和许彦成的事后也并没有鲁莽行事。他是社里的“及时雨”,消息灵通,人缘好得没话说;他灵动机警,对姚家搬运藏书的事不遗余力,最终瞒天过海;他还相信心里的感觉,所以对姜敏传出的“绯闻”置若罔闻…但就是这样一个细心理智,仗义厚道得小男生,作者最后也没有使他的爱情明朗化,这种耐人寻味的留白是值得深思的。
  最可耻的男性形象――余楠。这是小说第一个出场的人物,也是作者极力讽刺的一个人物,他见风使舵,投机取巧,自私冷酷……他的眼中只有钱和权。他看不起妻子宛英,认为她是个没有知识、缺少情趣的多余人。他乐于玩弄权术,为了爬上高位而乐此不疲地笼络上级、拍马屁、走关系、拉帮结派……后面又因为嫉妒而扣留了姚宓的稿子,并且居心叵测地联合姜敏、施妮娜等人一起发表了批驳姚宓的文章;在最后的”洗澡”中,慷慨陈词地似乎无尚光荣地诉说着他的那场可耻的婚外恋,竟然还博得好评!杨绛以其幽默而冷静的笔锋成功写尽余楠的丑态。以至小说的最后,儿子、女儿和老婆纷纷对他不满,要去揭发他,众叛亲离便是对余楠悲剧人生的深切控诉。对于人余楠可笑的行为和人格上的不足,作者给予讽刺和揭露的同时,也给予了宽容和谅解,让读者自己去思考和琢磨。余楠身上有很多缺点,灵魂深处也肮脏腐烂,但杨绛仍然认为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坏人,作者通过细致的人物描写和精湛的对话,来揭示这个经旧社会的风气侵蚀过的知识分子内心对于人生的另一种挣扎和存活方式。
  最可悲的男性形象――许彦成。他是国内名牌大学毕业的,曾在英国伦敦大学进修,还和英、美学者一起出过书,虽然没有洋学位,但足以见其知识渊博。但即使接受过高等教育也丝毫不能遮掩其本质上的劣根性――冷酷自私。作为丈夫,他没有尽到丈夫的责任,和杜丽琳的婚姻虽然没有感情基础,但也缺乏应有的努力。他每天一回家就躲进自己的“狗窝”,一到周末就去姚家去听音乐,根本就不在乎跟他结婚这么久,为了他甘心放弃国外优厚条件跟他回国,并且还为他生下一女的娇妻――杜丽琳;作为父亲,他也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女儿一直放在奶奶家,他从来就没有真正地关心或者是询问过;作为儿子,他更是不合格,从没真正站在老人的角度想想,只是一味地说谎敷衍,到最后竟然出现了凭空多出三个儿子的荒唐局面。小说中最令人关注的,是他和姚宓的微妙感情。可以说姚宓的出现,填补了他爱情的黑洞,两人从眼神的交流慢慢滑向心的交流,接续着柏拉图式的情缘,这段婚外情在高潮处戛然而止,最终是“发乎情止乎礼”。小说最后为许“洗澡”的部分,本以为会批判他和姚宓的事,但没有提到。许的“洗澡”过程只是略略带过,可见这并不在“洗澡”的范围之内,也从侧面表现出了杜丽琳的大度与包涵。小说最后,他们的这份压抑而克制的爱情最后随着工作的调动也就无疾而终,他们在精神热恋后最终归入了道德的天平中,小说也由此结束。这种回归体现了杨绛的婚姻观和人生观。这些情景或多或少的源于杨绛的生活环境,是她的人生体验在作品中的无意识展现。
  最可叹的男性形象――朱千里。从小说的表面看来,朱千里的形象并不高大:在社里整天叼个烟斗,嬉皮笑脸,好浮夸与吹牛;在家里,害怕老婆并且经常挨打。但细细了解之后会发现:对待学问,他很认真,当他听见施妮娜把《恶之花儿》的作者和性质说错以后,他很气愤;对待家人,他很尽力,从不和老婆争吵,并且偷偷寄稿费给在乡下的侄儿。他直耿,不会搞关系,亦不会收买人心,对余楠这类人最为不耻。他或许还有点儿天真,在第一次“洗澡”中,以为只要出点招数就可以蒙混过关,却不想被群众赶了下来。如果说朱千里第一次“洗澡”的结果是无可厚非,那第二次可就真够冤枉的,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跟群众掏心掏肺,结果比第一次还惨不忍睹,竟逼得他服药自杀。看到这,不禁替他感到无限地叹息。但从最后洗澡的结果看来,他无疑是洗得最干净的一位。作者以女性特有的纤细和敏锐,在朱千里这个男性形象中,让读者真实地感受到那个时代给知识分子留下了永远不能磨灭的群体创伤记忆。
  从男性人物形象这个角度观察,作者不吝笔墨地通过对一些具体的人事的描写,使得这些个性鲜明的男性形象呼之欲出、栩栩如生。文学作品最可贵的价值就在于它是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洗澡》的意义也不仅仅只是记录一个时代那样简单,它包含着更丰富的现实意义。这些男性形象确实可以充当反映当时那个时代政治、文化背景的镜子,而且在今天,似乎也能看到很多与之相似的影子。但何时才能如“沧浪之水清兮”确实是一个我们值得再度思考与探究的课题。
  参考文献:
  [1]杨绛.杨绛文集小说卷[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4.
  [2]盛英.20世纪中国女性文学史[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95:466-467.
  作者简介:唐璇玉,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硕士二年级女,198711月,籍贯湖南衡阳
本论文由免费论文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www.osmsg.com/essay/40142.html
osmsg.com © 2016 毕业论文网